菏澤市水務集團有限公司

市委書記張倫發表署名文章《菏澤:孕育生機一片》

 二維碼

8月25日,菏澤市委書記張倫在《學習時報》發表署名文章《菏澤:孕育生機一片》。內容如下:

圖片
菏澤:孕育生機一片

圖片


菏澤,古稱曹州,清雍正十三年升州為府,因南有菏山、北有雷澤,賜名菏澤;傳說是伏羲之桑梓,堯舜之故里,先為商湯之京畿,繼屬曹國之疆土,《史記》謂“天下之中”。菏澤是中國牡丹之都,牡丹堅韌不拔的精神氣質,深深刻在了菏澤人骨子里。千百年來,這片土地雖飽經滄桑、幾經沉浮,生生不息的菏澤兒女始終腳踏實地、逐夢前行,用不懈奮斗創造了一項項奇跡,書寫出一個個絢麗篇章。


(一)

圖片


菏澤興,源于水之潤。

菏澤因水而生,因水而興。天下四瀆,關其二;《禹貢》九澤,擁其四。翻開歷史長卷,眾多圣賢先哲在此居水而治,帝王將相在此成就霸業,文人墨客在此揮毫潑墨。相傳伏羲于大野澤授漁獵、造八卦,開啟華夏文明之源;帝堯“作于成陽”,制歷法、興禪讓,施展雄才偉略;虞舜“耕歷山,漁雷澤,陶河濱”,德服天下友善諸族;大禹“導菏澤,被孟渚”,成就澤被后世之功;商圣范蠡輾轉至陶,“三致千金”富好行德;莊周濮水垂釣,逍遙游世歸隱南華;孫臏運籌濮水側畔,“圍魏救趙”揚名四海;劉邦“即皇帝位氾水之陽”,開創大漢宏圖偉業;曹植歸封地鄄城,作曠世名篇《感鄄賦》后名《洛神賦》;李白、杜甫、高適、陶沔暢游孟渚澤,留下“琴臺四君子”千年佳話。更有數不盡的賢才志士從這里走出、在青史留名,名師良相單卷、伊尹,相馬大師伯樂,“武廟十哲”的吳起、李勣,農學專家氾勝之,廉吏良吏吳隱之、范希正,揭竿而起的王仙芝、黃巢、宋江,“紙幣之父”張詠,文學名家王禹偁、晁補之,“兒科鼻祖”錢乙……這些浸潤著菏澤水光靈氣的名人故事燦若星辰。

大地茫茫,河水泱泱。黃河滋養了世代子孫,但也曾給懷抱中的兒女帶來苦難和傷痛。據史料記載,自公元前602年至今2600多年間,黃河泛濫潰決1500多次,菏澤經歷決口164次、改道12次。一次次日夜間滄海桑田的災變,讓灘區群眾世世代代陷入“拉土、墊臺、蓋房、還賬”的循環。然而,歷經坎坷的菏澤人在每一次洪水肆虐、田園廬舍蕩然無存后,都頑強地站了起來,用自己的雙手重建家園。

黨的恩情深似海。在黨中央關心支持下,菏澤舉全市之力,歷經5年鏖戰,完成了黃河灘區居民遷建這場世紀工程,圓了14.6萬灘區群眾千百年來的“安居夢”,也讓灘區從“傷痕累累”到變害為利后的“萬木逢春”。隨著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重大國家戰略深入實施,今天的菏澤,又迎來了因水而興的新機遇。


(二)

圖片


菏澤美,妙在花之艷。

菏澤牡丹栽培始于隋,興于唐宋,盛于明清?!恫苣夏档ぷV》載:“至明而曹南牡丹甲于海內”;清代文人余鵬年《曹州牡丹譜》載:“曹州園戶種花,如種黍粟,動以頃計”;光緒十一年本《菏澤縣志》載:“每當仲春花發,出城迤東,連阡接陌,艷若蒸霞”。

菏澤人民世世代代種花愛花、崇花敬花,牡丹文化已深深融入菏澤人血脈之中。從何應瑞“為語東皇留醉客,好教晴日護丹霞”的佳句,到蒲松齡筆下“葛巾和玉板”的傳奇,菏澤牡丹文化在詩書經典傳承中歷久彌新。這里有星羅棋布的牡丹名園,有勤耕不輟的牡丹花農,有隨處可見的牡丹元素,還有不勝枚舉的畫牡丹、雕牡丹、繡牡丹的文創作品,無不印證著菏澤人與牡丹結下的深厚情緣。

2013年11月26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山東考察期間來到菏澤堯舜牡丹產業園,同市縣主要負責同志座談,對發展特色產業帶動群眾增收寄予殷切期望。這些年,牡丹產業取得長足發展。2022年,菏澤牡丹產業產值突破100億元,帶動群眾就業10萬人,牡丹已成為菏澤開啟鄉村振興的一把“金鑰匙”。

在菏澤,每逢春節都有幾十萬盆催花牡丹銷往大江南北,那些將牡丹視為己出的農藝師,仿佛讓牡丹通了人性,即便頂著寒風、迎著冰雪,也毅然綻放姹紫嫣紅、孕育生機一片。作為牡丹的姊妹花——芍藥也不甘落后,菏澤的“美麗經濟”已從牡丹“一枝獨秀”蝶變為牡丹芍藥“雙花齊放”。在巨野縣農村,超過1萬名農民以畫筆勾勒牡丹芳容、繪就致富圖景,他們創作的工筆牡丹畫作品頻頻“出圈”,從過去的“下里巴人”登上了“大雅之堂”?!痘ㄩ_盛世》《錦繡春光》《冠艷群芳》等大型作品,先后亮相上海合作組織青島峰會、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、中國—東盟博覽會等重大活動,《盛世長虹》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大屏上循環播放展示,架起了中外文化交流的“牡丹橋”。

(三)

圖片


菏澤崛起,細看城之變。

殷殷囑托,時刻在耳畔回響;后來居上,正是千萬菏澤兒女的奮進方向。在習近平總書記視察菏澤重要講話精神的科學指引下,十年間,菏澤成為全省發展速度最快、綜合實力提升最明顯的地市之一。

挺起“脊梁”,看產業之變。在菏澤這片土地的滋養下,步長制藥歷經二十多年,一步步長成參天大樹?,F代醫藥港吸引了一批知名藥企進駐,體系完善、配套齊全、技術先進的生物醫藥創新策源地正在崛起。東明石化從一家地方“小煉油”起步,靠科技、靠創新,成長為行業領軍企業。

守牢“糧倉”,看生產之變。1979年初,菏澤在山東率先探索“大包干”,繼而實行以家庭聯產承包為主要內容的生產責任制,農民獲得經營土地的自主權,農業生產積極性全面激發。1984年,菏澤糧食產量達到48億斤,奠定了全國重要糧倉的農業大市地位。至今,糧食總產連年穩定在150億斤,9個縣區全部是產糧大縣。菏澤,以勤勞質樸的氣度、默默奉獻的擔當,矢志不渝地守護著國家的“糧袋子”。

建設“樞紐”,看交通之變。交通曾是百年來制約菏澤發展的突出瓶頸,現已轉變為巨大優勢。幾年間,高速公路、內河航道、鐵路等基礎設施接連取得重大突破,機場、高鐵相繼開通,菏澤與外界的時空距離越來越近。

不甘“落后”,看精神之變。近幾年,廣大干部群眾投身于脫貧攻堅、灘區遷建、鄉村振興等急難險重任務,啃下了一個個硬骨頭,打贏了一場場硬仗,思想觀念明顯轉變,能力作風持續提升,干事激情競相迸發,人心思齊、人心思干、人心思上的氛圍日益濃厚。

牡丹盛開,不負時代。菏澤將牢記囑托、感恩奮進,在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征程中,奮力譜寫后來居上嶄新篇章。

來源:學習時報

文章分類: 企業新聞
分享到: